現在時間是:

感人故事| 傷感愛情文章| 男生日記| 單身物語| 戀愛日記| 愛情感語| 勵志文章| 星座男女| 搞笑故事 | 愛情哲理| 為人處世| 創業故事| 創業學堂
傷感文章| 校園愛情文章| 女生日記| 少女情懷| 情書大全| 校園詩歌| 煩惱傾訴| 經典臺詞| 經典笑話 | 人生格言| 原創小說| 抒情散文| 經典日志
傷感美文| 感人故事薈萃| 心情日記| 愛情詩歌| 愛情散文| 校園散文| 情感傾訴| 星座奇情| 幽默笑話 | 人生感語| 親情散文| 婚姻家庭| 婆媳關系

會員登陸

    用戶名
    密   碼
    驗證碼
         注冊會員

當前位置:首 頁 >> 抒情散文>> 經典散文>> 文章列表

今年,又不在家過年

作者:張雨   發布時間:2012-12-25 11:02:15   瀏覽次數:792

  【一】
  
  天空的太陽在離山頂一丈的地方掛著,有洗臉盆那么大。淡淡橘紅色的云霞將黃昏如約的邀請過來。家家戶戶冉冉升起的炊煙,就意味著黃昏的開始。
  
  初冬的黃昏很壓抑,很深沉。風似乎也不再溫情,也不再與人貼心貼肺。
  
  路邊,依稀可見幾株紫色的小野花還開放著,那么弱小,卻又如此醒目。在清冷的寒風中,微微搖曳,頑強的想去裝扮這暮色。寂靜籠罩下的山谷的暮色。
  
  路一直還是這條路。從未改變過。只是,當我回頭看時,母親沒有在路的起點上站著。這是唯一一次。只看見隨風搖擺的濃濃的炊煙,擰成一股,帶著熱度,像一根轉動著的鉆頭,直沖云霄。
  
  今年又不在家過年了。
  
  記憶中,山里年的氣息是從山南邊、夜晚藍色星空中的煙花里透出來的。看見那華麗的色彩,就知道,年,就要來了;就知道,我又長大了一歲。
  
  于是,山里的集市頓時喧鬧起來。小伙穿得干干凈凈的,姑娘穿的漂漂亮亮的。就像山里的無數的山泉,從不同的地點,慢慢的交匯,最后變成這熙熙攘攘的人群。集市不大,確切的說,只是一段從鎮子中央穿過的公路。集市東邊是買米買糠的地方,單獨的。接著就是擺在地上的“攤鋪”。有山里的山貨,有小商小販的日用百貨,有從廣西運過來的甘蔗,有從據說是從西藏弄來的虎骨,也不知是真是假,反正山里人沒去過西藏,也不知西藏有沒有老虎。
  
  山里人最喜歡去吃的,就是集市最熱鬧處那個米粉店里的米粉。米粉當然用大米做的。細細的,長長的,白白的。齋米粉,一塊五一碗,肥豬肉的二塊五一碗,瘦肉的三塊。米粉很好吃。先把煮好的米粉再在熱水里燙軟,加上紅辣椒末,醬油,蔥花,胡椒粉,再淋上些許菜油,攪上一攪,滿碗紅油油的,香噴噴的,熱騰騰的。吃的人滿頭大汗。吃上一碗,就是寒冬也不覺得冷了。有時吃也能吃暖。
  
  集市最西邊是牛市。牛,豬,羊,狗混雜在一起。諸多的嘶喊聲交雜在一起。穿著已露出棉花的土布棉衣的大爺,
  
  雙手插在袖子里,正在和豬仔的主人侃價。穿著舊西裝的大叔,正圍著那頭大水牛轉,這里摸摸,那里拍拍,一副懂行的派頭。我家的那頭老黃牛,就是從這賣的。
  
  每年的臘月初八之后,山村里就回蕩著豬的凄喊聲。山里人過年富裕點的就會殺豬。殺豬時,會叫上親朋好友,一來可以幫幫忙,二來大家一起吃頓年豬飯。不是很豐盛。年豬飯只是豬血和豬雜碎混在一起,拿一口大鍋,架在火塘上,下些青菜,圍著火塘,喝著笑著。整條豬先不能動,放在院子的中央,用門板墊著。豬頭向外。在豬頭的前方燒些香紙,滴上酒水。還年初時許的愿,也祭拜一下天地和先祖。祭拜完,豬肉才能一塊一塊的分開,用鹽腌制著,七天過后就可以掛在火塘上熏成臘肉。山里人評判一家人的日子是否殷實,就抬頭看看火塘上面臘肉的數量。當然,越多就越好,看的人往往也露出羨慕驚嘆的神色。這也是山里人選姑爺的重要的依據。
  
  【二】
  
  其實山里真正年的味道是從貼門神時散發出來的。山里人喜歡喜慶,木板門上刷上些米湯,再把鎮魔去邪的門神覆蓋其上,門框兩旁對稱的貼上紅紅的對聯。預示著以后的日子紅紅火火。娃娃們嬉笑著,手里拿著炮仗追趕著。大人們忙碌著,喜悅著,開懷著。有些從城里打工回家的年輕人,總是忙著給碰到的男人們發煙,山里人很少看見的好煙。往往這些好煙都是拿在手上的,標簽向上,待你看清楚了,再慢慢給你一支。也許是在傳遞著一種信息,他出息了,在城里混得不錯。
  
  臘月二十八,是家鄉的小年。最忙碌的一天。從清晨開始。把堵塞在屋檐下的排水溝里的垃圾清干凈。把房頂的煙灰、蜘蛛網用掃把掃掉。打掃得干干凈凈。下午就做豆腐,做糍粑。豆腐做成方的,糍粑做成圓的。豆腐從方形的對角線一分為二,再打成薄薄的三角形,用油炸成金黃色。糍粑是用自家的糯米做的。把糯米隔夜用水泡著,然后蒸熟,放到一用石頭鑿的,像法海手中的缽一樣的石缽里。只是這石缽大了許多。兩個壯漢面對面的站著,手里一人拿著一根很粗的一人多高的樹干,對著石缽里的米飯,你一下,我一下,此起彼伏,直到把糯米飯搗爛,搗得稀爛。很白,很軟,看似豬板油。抹上少許熟菜油,掐成包子般大小,放在事先洗干凈抹有油的的木板上,輕輕用手壓,熱的是軟的,會流,冷卻后就形成了圓圓的形狀。糍粑做好后都放在水缸里用水泡著,直吃到來年春天。
  
  大年三十就等著吃母親做的一桌子好菜。不吃早飯的。山里年夜飯比誰家吃的早,誰家的鞭炮響的早。一大早就起來,男人們帶著祭品、紙錢、柴刀、鋤頭,上后山坡的祖墳場。去看看先祖們。把通向墳地的路砍砍,日子久了就荊棘密布。路就淹沒了。可路,一直在哪,也一直醒著。看看墳上是不是長草了,是不是有老鼠洞了,把那些野草梳理干凈,再覆上厚厚的新土。讓先祖坐的暖和些,舒適些。當鞭炮聲響起,我想祖先會聽見的,會安心的。
  
  除夕夜,被燈火照得透亮。家家戶戶點燃所有的燈火。這個時刻是不串門的。一家人圍著火塘幸福的坐著,交談著,商量著,總結著,計劃著。只是這個時刻,我的母親總是站在門口,遙望著深深的夜的深處,她并不知她的孩兒身處何方,此時,她多么想她的孩兒出現在她身邊。是她在用她的眼神告訴我的。直到十二點的鐘聲敲響。鐘聲響起的時候,萬炮齊鳴,在貧瘠的山野上空散播開來。炮聲里,有母親的牽掛,也有我的祝福。
  
  因為睡得晚,大年初一都睡懶覺。都賴著被窩,大人們,媳婦們,老人們都不干預。任你睡到啥時候,飯也不用做,吃去年剩下的。大年初一不能掃地,不能洗衣服。女孩不能去別人家玩。我的鄰居,是一位傳統的山里女人,每每這時總是站在她家門口,看見路過的男娃,就眉開眼笑,拉到家中,塞些糖果糍粑什么的。也不知道為什么,此時她是如此的大方起來。年的味道一直在延續,在繼承。
  
  路就是這條路,唯一一條通向外面世界的路。身后的村莊慢慢被暮色里的炊煙包裹了。模糊了,卻又如此清晰。吐了吐氣,聳了聳肩,看著前方,我再一次踏上征程。
  
  風此刻也溫柔起來,或許,明年我會在家過年。


   責任編輯:書香墨客






上一篇:沒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沒有了

Copyright ©2020    傾訴文章網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術支持:自助建站 | 領地網站建設 |短信接口 |燕窩 版權所有 © 2005-2020 lingw.net.粵ICP備16125321號 -5



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互聯網,站內資源均歸原作者所有,且言論與本站立場無關。如您發現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,我們將第一時間作處理!
站長:QQ:810988818 | 副站長: QQ: 592837074 | 工商備案信息: 湘ICP 備10025680號-1
關于本站聯系客服廣告機會友情鏈接訪客幫助 編輯后臺
文學交流群:88893095(申請請說明)客服:點擊這里聯系站長

w66利来官网登录 - 利来w66平台注册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