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時間是:

感人故事| 傷感愛情文章| 男生日記| 單身物語| 戀愛日記| 愛情感語| 勵志文章| 星座男女| 搞笑故事 | 愛情哲理| 為人處世| 創業故事| 創業學堂
傷感文章| 校園愛情文章| 女生日記| 少女情懷| 情書大全| 校園詩歌| 煩惱傾訴| 經典臺詞| 經典笑話 | 人生格言| 原創小說| 抒情散文| 經典日志
傷感美文| 感人故事薈萃| 心情日記| 愛情詩歌| 愛情散文| 校園散文| 情感傾訴| 星座奇情| 幽默笑話 | 人生感語| 親情散文| 婚姻家庭| 婆媳關系

會員登陸

    用戶名
    密   碼
    驗證碼
         注冊會員

當前位置:首 頁 >> 短篇小說>> 原創小說>> 文章列表

家釀

作者:小橋流水   發布時間:2012-03-21 19:55:13   瀏覽次數:1059

  家鄉的人好飲酒。晨起飲酒提神,晚歸飲酒解乏。客來以酒當茶,居家用酒代飯。高興時借酒助興,落寞時喝酒消愁。人們喝的大都不是什么大曲,亦非特醇,而是家家戶戶都會釀造的米酒。釀米酒的程序挺簡單,把熟米飯拌上酒餅后放到瓷缸里,捂上稻草,擱上十來天,待米飯糜白滲水,啪啪地冒氣泡,酒香冒出,酒糟就到火候了。熬酒的前一天給酒糟添上水,水的多寡決定著酒味的淡薄。熬酒時把酒糟舀進一口大鍋里,鍋上搭著兩個接上頭的瓷圓臺,再在上面的圓臺搭上一口鍋,鍋里裝著冷水。下面的圓臺直立,兩頭空,上面的卻倒立,大的一頭空,小的那頭封著,開了幾個魚鰓狀的孔,側面鑿個拇指般的洞,接上木筒,筒的另一頭伸進旁邊的酒壇里。酒糟煮熱后往上冒酒氣,酒氣穿過魚鰓孔碰到上面的冷鍋底,變成水珠,沿著圓臺壁下滲,經過木筒,滴到壇里成了酒。酒微紅,味甘醇綿長。
  
  母親滴酒不沾,釀酒卻很在行,也極講究。米要用芒種時下種的糯米,水是石穴深處的泉水,紅米禾桿用來煮飯,熬酒時用隔年的木炭,酒筒得是梧桐枝。傍晚時母親把剛煮好的飯搬到院子里擺好的大簸籮里,撒上酒餅,手輕巧地捏著攪著飯團,不一會兒白展展的米飯就都變了灰黃色,均勻地擺在簸籮里。熱騰騰的蒸氣彌漫而起,濕熱中又帶著炒花生般的燥香。我們就在白氣里吃飯,母親邊忙邊嘟囔,“我又不喝酒,最忙的倒是我。”父親泯著酒,笑而不語。夏日院里的柚子樹上會有極肥大的蟬,蒸汽升起就熏著了它們,它們便鬧了起來,撲哧撲哧地離開樹頂,飛到旁邊的香椿樹上,咿咿呀呀地叫著。熏過汽的小柚子到了秋天特別的飽滿,柚肉多汁,色澤橙黃,酸甜脆口。
  
  熬酒之日必是個晴天,白天陽光和煦,夜里月明星稀。父親不停地把水從井里打上來,把鍋里燙熱了的水舀起,再添進冷水,然后把熱水提到洗澡房。我們四兄妹各自拿著干凈衣褲,依序坐在母親身后,象是一群小兵,等著父親發號施令,被父親點到的立刻挺胸站起來,歡天喜地地朝洗澡房跑。這一天是全家的沐浴日,每人要洗上幾大桶水。水淡黃,苦中泛著酒的暗香,很燙,澆在背上,象是小貓的爪子,直把人洗得手腳發白,贅皮脫落。等候洗澡的就偎著母親,看著灶里紅藍相間的炭火,聽著酒嘀嘀噠噠地滴到壇里。這時候貓和狗也乖乖地躺在母親腳邊,圈里的豬也不再鬧,都在等著停火。火一停下來,家里就沸騰開了,男孩們擁著父親,要喝第一口滾燙的酒,母親和我則把曬焉了用來做酸菜的大葉青往酒糟里浸,貓一邊嗅著糟,一邊打噴嚏,狗伸長舌頭,小心翼翼地舔著糟,被燙著了,馬上把嘴泡到冷水里,豬大聲地鬧著,要吃兌了酒糟的潲。熬一次酒就滿室透香,香味經久不散,足足一個禮拜后才逐漸消散。
  
  哥哥是方圓十數里的小才子,奈何自幼羸弱多病,中藥西藥吃了數十付,未見實效,鄉里郎中王老先生說,這孩子腎虛,氣血不足,建議用新酒蒸母雞給他補血。父親遂不再讓他吃藥,每逢新酒出爐就給他蒸雞吃。蒸雞時家里其他的人通常都上了床,堂屋里只剩下父親和哥哥,圍著爐子邊蒸邊讀書。父親手上有一本翻黃的繁體豎行《唐詩三百首》,中華書局四十年代版,那是曾在國立桂林師范專科學校讀書的叔公留給他的,因是家傳,便珍愛備至,輕易不肯示人,但父子倆閑呆著時他便把它拿出來,逐字逐句地教哥哥,讓他背下,儼然已把他定為“世子”,將來繼承他的衣缽了。父親特別喜歡杜甫,夜里常吟些“國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”、“耶娘妻子走相送,塵埃不見咸陽橋”之類的句子,哥哥缺著牙噓噓嗉嗉跟著念,惹得父親一陣陣低聲笑罵。堂屋里燈擰得很暗,亮光便隨著炭火的明暗和碟子撞擊鍋底發出的噼噼啪啪聲地變幻著。這時鍋里便冒出了熱氣,酒的醇香和雞的清甜夾雜著微光和吟詩聲,鉆過門逢,散在房里。我們幾個敞帳而臥,左滾右翻,輾轉不能眠,深恨自己生而粗壯,面相兇頑,不能分一匙羹。驚蟄過后的夜晚,田間壟頭的青蛙整夜抑揚頓挫地叫著,偶有夜鳥掠過,便嘩動起來,嘰里呱啦地亂叫。哥哥長大后果然筋強骨健,在縣郵電局當技術員時,有次做實驗,一連幾晚沒合眼,重見天日后,面色不見委頓,雙目依舊炯炯,腳步輕捷,竟似習武之人。
  
  父親的善飲聞名于鄉閭。他的酒量不算太大,但一杯在手,不管菜羹好壞,或者有否菜羹,臉上那種從容又陶醉的神情,讓人生敬,也讓人羨慕。他總是慢慢舉杯,無聲地把酒吸進嘴里,細細品味,象嘗百草的神農氏,神情高古,然后瞇著眼睛,肌肉緊繃,嘴角一撇,象飲鴆一樣咯地把酒咽下喉嚨,臉上線條隨即輕柔和煦起來,象被棄的情人突然重蒙舊好。據說瑜珈功的原理就是讓身體彎曲,緊張到極處,然后放松,身體便會舒坦無比。則父親的飲酒之道與瑜珈功暗合。父親做東時不吝酒,觥觴交錯,總是讓客人盡興,做客時不貪杯,不發酒瘋,席上不矯情,也不耍奸,深得酒友的敬重。兩杯下肚后話也多,卻不羅嗦,天文地理,過去將來,娓娓敘來,引人入勝。所以不喝酒的人也喜歡圍著他。父親酒德眾口皆碑,讓他聞名的,卻是至今人們仍在津津樂道的三件事。
  
  其一。梁家小子娶秦家的閨女,大喜之日,已派人接親了,突然有人提醒道,迎新人該貼對聯的,否則會讓人笑咱們不識規矩,便急急忙忙讓人來找父親。時天已晌午,父親正在壟頭耕田,來人不由分說,拉著褲腳高挽、滿身泥污的父親便走。到得梁家,索取筆墨紙張,竟一無所獲,而村里到鎮上路途遙遠,接親之人又將至,梁父梁母不知如何是好,只在院里打轉。父親對拉他來的人一陣耳語,那人諾諾而去,然后讓人上酒,酒既入口,愜意滿面。山頭探風聲的人回來說,接親隊伍已到臨村的大樟樹下了。梁父直急得抓耳撓腮,手足無措,父親卻悠然舉杯,從容依舊。未幾,父親派去的人拿著一堆山洞里才有的紅石和幾節毛竹回來,父親讓他把紅石就水磨成紅漿,自己把竹筒削成二尺寬的竹片,將一頭搗碎。人們才想起他用竹片能寫得一手好字,六七十年代這一帶的村村寨寨都有他寫的毛主席語錄。這時村口炮仗聲大作,新人已進村。父親從容將杯中酒飲盡,吩咐人端著紅漿隨后,然后衣袖一卷,將竹片蘸上漿,“唰唰唰唰”地在門邊寫了起來,新人踏入家門時恰好寫完最后一個門口上的對聯。書畢,竹片一扔,探手取酒,旁若無人。大門上的對聯是“梁家迎新山道百二轉牽梁孟/秦門送女水路十八彎結秦晉”,橫批“秦女梁媳”。字是整齊挺拔的篆體,紅漿未干,鮮艷逼人。識文墨的人便喝起彩來。從梁家到秦家,既有水路可通,也有山路可達。秦晉指的是春秋時秦國與晉國聯婚,而梁孟指的是南北朝時齊眉舉案的梁鴻孟光。巧的是這兩家一姓梁,一姓秦,剛好應了這兩個千古名典。別人相戲道:“武松打蔣門神是喝一碗酒增一份力氣,你倒是喝一杯酒就增一份才情呵?”父親微笑不語。旁邊的年輕人便說:“你老不趕緊把這套本領傳給我們,你過世了誰來寫對聯?”父親遂訓道:“你以為這是金還是銀,可以留給人的?吟詩作對靠的是才學和性情,就象相貌,學是學不會的。”
  
  其二。臨村藍家兩個兒子爭父業,互不相讓,抵牾頻繁,終至惡語相加,大打出手。二人俱各在村里放出話來,要廢了對方。藍母哭哭啼啼地去找父親,央求他勸一勸這兩個不肖子。父親就叫二人來喝酒。到得席上,二人臉色仍未有或緩,均手操屠豬刀,目露兇光,口吐穢言。父親便沉下了臉,說:“我挖的草藥,比你們砍的柴還多,見過的死人,比你們見過的活人還多。從古到今,不管有多大的血海深仇,飯桌上總能笑臉相迎,何況兩兄弟?喝酒就要喝個痛快,其它的事先擱下,吃飯比天大嘛。吃飽了喝足了你們回家再打我不管。你們要不肯給我面子現在就給我走!”二人唯唯諾諾。父親給二人把盞,吃了二三十杯,二人都說酒足。父親便問:“我這酒好不?”二人答道:“阿叔釀的酒好。”又勸了幾杯,二人推辭說實在喝不了了。父親說:“你們都說這酒好,怎么就不喝了?”二人答道:“酒是好,喝多了怕要吐,糟蹋了好酒。”又問:“在街上要是有人給你們一壇這樣的酒,讓你們放開量喝,剩下的不準帶走,你們會喝多少?”“兩三斤吧。”“喝了兩三斤后,身體會有什么感覺?”“頭暈,嘔吐,吃不下東西。”“既然會這樣,又何必喝那么多?”“舍不得好東西呵。”“醉酒躺在床上,最想干什么?”“醒酒。”“也就是說,喝了還不如不喝?”“是這樣。”父親便釋筷推盞,說:“好酒人人都喜歡,喝得適當,人就舒服,喝多了,人就生不如死。為什么?多喝的酒不該歸你的胃所有,多喝了,你就受罪,不得安逸。好東西人人想要,要了不該是你的東西,你也不得安生。人人都知道唐太宗李世民是個明君,但他身上有洗不去的污點,為了爭當皇帝就弒兄殺弟,要沒這惡名他死時也能瞑目。大唐王朝,那可是地大物博呵,隨便劃個幾州幾郡,還不是牛身上拔根毛,用得著把兄弟殺了嗎?幸虧他是個皇帝,要不該五馬分尸了。兄弟如手足,本該相助,不該相殘呵。唉,人心不足,害人害己。”言訖,竟醉倒席上。二人分頭出村,到村口時老大被一伙拿著棍棒的潑皮圍住,嚷叫著他欠賭債不還,要把他的腿打斷。不遠處的老二聞訊,拿著殺豬刀跑過來,齜牙咧嘴的要跟人拼命。兄弟二人聯手,戰未幾合,人群中走出了父親,呵呵大笑,說:“大敵當前,生死關頭,你們兩人能齊心協力,冒死相救,可見手足情深,為爭家產而反目成仇,不過是一時糊涂。三國時魏皇曹丕妒忌兄弟曹植,讓他七步之內做出詩,否則就被處死。曹植順口就吟出了‘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。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’‘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’,古人都知道這個道理,難道你們白白活在新時代嗎?你們就是把對方廢了,就能夠獨吞家產嗎?即使吞了家產,你就能享受嗎?公安局是吃白飯的?有工夫互相算計,還不如把心思放到掙錢上,不知道多少份父業已經掙下了!”二人羞慚滿面,說:“以后兄弟再反目成仇,就象這兩把刀!”言畢,兩把刀砍在一起,咔嚓一聲,火星迸發,刀應聲而斷。村里耆老對父親說:“以前宋高祖杯酒釋兵權,你是杯酒釋宿怨,要在從前,你可以當個州官的。”父親哈哈大笑,只顧殷勤勸酒。
  
  其三。父親很少醉酒,即使醉了也不糊涂。他自己說:“我酒醉了就象是夜間行車,車外夜色朦朧,車內燈火明亮。”饒是如此,也有失足的時候。當年堂姐生了一大胖小子,一家人大喜,滿月時擺下筵席,大宴賓客。席間父親頻頻勸酒,別人敬酒也一概不辭,掌燈時分,早爛醉于席。姐夫扶他離席,他竟將姐夫當作侄子,而把姐姐當作侄媳婦。次日天明,眾人哂笑于他,他滿臉玄機,口中振振有辭:“寧,吾侄婿也。豈不聞女婿如半子呼?況寧既贅入吾門,即為全子。寧自入吾門,尊老扶幼,徇徇劬勞,冬保暖,夏祛熱,衣食住行,未嘗有怠,縱嫡子在前,未必能過也。云,雖為吾侄女,然自幼驕逸任性,抵牾長者,顧父母如侍婢,視家門若驛站,此與陌路何異哉!古人云:骨肉未必親,萍水未必疏,此之謂乎?”眾人面面相覷,不知所云,只好埋怨道:“人說酒越久越醇,你倒是越老越邪門,滿嘴鬼話了?”父親只是微笑。我們這些做子女卻滿腹狐疑,不知父親是否真醉,抑或是假癡不癲,想起父母的千萬般好、自己的種種忤逆,早羞赧滿面。
  
  責任編輯:書香墨客






上一篇:沒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沒有了

Copyright ©2020    傾訴文章網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術支持:自助建站 | 領地網站建設 |短信接口 |燕窩 版權所有 © 2005-2020 lingw.net.粵ICP備16125321號 -5



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互聯網,站內資源均歸原作者所有,且言論與本站立場無關。如您發現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,我們將第一時間作處理!
站長:QQ:810988818 | 副站長: QQ: 592837074 | 工商備案信息: 湘ICP 備10025680號-1
關于本站聯系客服廣告機會友情鏈接訪客幫助 編輯后臺
文學交流群:88893095(申請請說明)客服:點擊這里聯系站長

w66利来官网登录 - 利来w66平台注册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