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時間是:

感人故事| 傷感愛情文章| 男生日記| 單身物語| 戀愛日記| 愛情感語| 勵志文章| 星座男女| 搞笑故事 | 愛情哲理| 為人處世| 創業故事| 創業學堂
傷感文章| 校園愛情文章| 女生日記| 少女情懷| 情書大全| 校園詩歌| 煩惱傾訴| 經典臺詞| 經典笑話 | 人生格言| 原創小說| 抒情散文| 經典日志
傷感美文| 感人故事薈萃| 心情日記| 愛情詩歌| 愛情散文| 校園散文| 情感傾訴| 星座奇情| 幽默笑話 | 人生感語| 親情散文| 婚姻家庭| 婆媳關系

會員登陸

    用戶名
    密   碼
    驗證碼
         注冊會員

當前位置:首 頁 >> 短篇小說>> 原創小說>> 文章列表

玥岕伊始之夢幻沁緣第一章(2)上

作者:盈霏丹客坊   發布時間:2012-01-05 09:41:25   瀏覽次數:808


  
  七日后,沁緣王帶著春妃(太子的生母)、太子珀珣及五護法來到滌心谷前。當沁緣王同五護法催起五行之術,與環在滌心谷上空的結界遙相呼應,緩緩開啟滌心谷的大門時,二十年未見的“水繞幽谷,谷饒水;谷浮碧水,水浮谷”的恬靜之景頓時映入眼簾。
  
  松濤陣陣,清風徐徐,隨著他們的深入,玉宇懸空、瓊樓聳翠的芷玥閣已在眼前。只是——門扉緊閉。沁緣王心里隱隱滑過一絲不安,他親自打開閣門,里面的幽韻清冷讓他感到一陣莫名的恐慌。
  
  這時,他們看見落雪、回霜兩名侍女匆匆走過,神色慌張,還在小聲嘀咕著什么。
  
  “大膽賤婢,見到王上還不下跪!”春妃清厲的呵斥聲將落雪、回霜嚇破了膽,手里的碗“啪”的應聲跌落。
  
  “啊……落雪(回霜)給王上請安,王上萬福!殿下金安,娘娘——”
  
  “怎么這么不小心?都起來吧,回霜快去請公主,就說父王來接她回宮了……”珀珣一向是隨和的,舉手投足間皆顯示了雍容的氣度,這與他的母親春妃截然相反。他走上前,拾起地上的碎片,示意她們起來,“你們怎么啦?臉上還有淚痕?你們公主呢……”
  
  “公主……公主她,她……”回霜只是抽泣著,珀珣見問不出個所以然來,就轉向落雪:“落雪,是不是……公主病了?”
  
  “是,公主——哦,不是,公主沒有……是……”落雪的語無倫次讓珀珣極為難耐,揚了揚眉,正想繼續問,春妃那甚是尖刻的聲音傳來:“究竟是怎么回事兒!這個‘四公主’就這么難請?想我沁緣王國上上下下都在為靈界盛宴做準備,她卻在這滌心谷逍遙自在!王上和本宮好意來接她回宮,她倒好,玩起了失蹤!琬姨呢,本宮倒要問問她……是怎么調教‘一國公主’的,王家顏面何存——”
  
  “夠了!注意你的措辭!暫管后宮的春妃娘娘在此呼來喝去,王家顏面又在哪里?”沁緣王清冷地喝道,他有些不耐煩的揚了揚眉,若非春妃現在掌管后宮,他又怎么會帶這個盛氣凌人的她來,“朕今天只想平靜的帶玥兒回宮,春妃你最好收斂一點兒!”
  
  “父王請息怒!母妃——母妃絕無惡意……只是,關心芷玥妹妹,您……”珀珣嗅到了危險,他知道自從晴陽王后仙逝后,父王和母妃本就不怎么融洽的關系就更是緊張,這次母妃又沖撞了父王……他趕忙解釋道,“您不要生氣,咱們今天是來——”
  
  “啊——”他的話還沒有說完,四公主芷玥那凄厲的叫喊聲傳來,那么無助、絕望!
  
  “公主——”落雪驚叫一聲,顧不得其他人有何反應,拉著回霜急忙奔過去。
  
  “玥兒……不好!”沁緣王一驚,閃進芷玥的房間;春妃也顧不得剛才的不愉快,急忙跟上;珀珣示意五護法緊隨其后。
  
  當來到四公主芷玥的房間時,他們被眼前的景象嚇呆了——此刻的四公主芷玥,正與琬姨靜坐在床,緊閉雙眼,周身被一層淡淡的金霧籠罩著,格外地耀眼奪目。
  “琬姨!你好大的膽子!”春妃厲聲喝道,“你居然敢慫恿四公主修習如此邪門的武功!你——”她剛想往前沖,卻看見琬姨被芷玥體內發出的金光擊倒在地,嘴角還溢出了鮮血!環風、若雨急忙去扶琬姨。與此同時,他們發現芷玥被一層越來越濃的金霧包圍了起來!芷玥公主本來有一頭柔軟亮澤的黑發,這時竟一會兒呈如雪的白色,一會兒呈如墨的黑色,一會兒又呈耀眼奪目的金色!這三種顏色不斷地變換著,速度越來越快……
  “啊——”芷玥再次發出一聲慘叫,昏倒在床上,這時,她周身的金色霧氣消失了,頭發也恢復了黑色。
  “怎么回事兒?”沁緣王急切地走到床前,握著她的手,聲音異常的溫柔,“玥兒,醒醒……玥兒,我是父王……”
  “琬姨?說,是怎么回事兒?!”春妃雖然被嚇了一跳,但那令人厭惡的脾氣依舊存在——那么盛氣凌人,“沒聽見王上在問話嗎!”
  琬姨沒有答話,只是冷冷的看了這個妝容精致的春妃娘娘一眼,擦掉嘴角的血痕,由環風攙扶著走到沁緣王跟前跪下,眼淚汪汪:“王上,請原諒琬姨沒能照顧好四公主。四公主七個月前就有這種情形了,只是起初比較輕微,能控制住。公主怕驚動您,說您日理萬機,加上盛宴在即……叫琬姨我千萬不要告訴您……沒想到近來……情況越來越嚴重……咳咳……”
  
  “而且——王上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公主身上的王蓮印記越來越清晰呢!”心直口快的環風說道,“那種耀眼奪目的金光,令任何人都無法靠近公主……它將公主折磨得好慘……嗚嗚……琬姨也只是好心,可是——”
  
  “胡說!”春妃眼睛一瞪,那仿佛要置人于死地的眼神朝環風凌厲的射去,“簡直是一派胡言!琬姨不是天尊門人嗎……天尊的二弟子旭·青琬,靈力爐火純青!這點兒把戲休想蒙騙本宮!哼!本宮看這個芷玥公主分明是在修習一種邪門歪道的武功,她想讓整個沁緣王國——”
  “母后——”珀珣一臉恐慌,拉著她,急急說道,“您別說了……父王都——”
  
  “珀珣!多說無益!”沁緣王聽到琬姨、環風的訴說之后,非常著急。現在聽到春妃的冷嘲熱諷,他臉色沉下來,語氣聽不出喜怒,但是難言焦灼之色,“你速速回宮將千年紫水晶(一種易于修習靈力的水晶,象征著姻緣的千年紫水晶本是五氏家族之一的淼氏家族的圣物,其祖先為表忠誠,將它獻給沁緣王國)取來!記住,要快——”珀珣聽后,應了一聲,趕緊離開。
  
  珀珣走后,沁緣王冷眼看著春妃,雙眸微瞇,目光浮沉間似是隱著深深的怒意,“現在,你——立刻滾回你的瓏玢閣!記住,今晚在芷玥閣看到的一切——春妃你最好守口如瓶!如果你的師弟地尊知道此事,朕會——廢了你!”
  “我……”春妃本想說些什么,但在看向沁緣王的眼睛時,她的心,涼了,那里沒有一絲的情感與溫存,只是一片無邊無際的冷漠,而那冷漠之中還似乎隱隱透著殺氣!她張了張嘴,最終膽怯地說道,“王上息怒,臣妾知錯!臣妾會守口如瓶的——臣妾告退!”
  
  轉身走出芷玥閣,春妃那一雙凌厲的丹鳳眼中寫滿了恨意。一百七十年過去了,那個晴陽王后已經死了一百七十年,為什么王上你還是遲遲不肯立后?今兒我瓏玢算是知道了,王上你是顧及那個賤人的孩子!那個賤人有什么好的,不就是世人憑著所謂的道聽途說,傳出她的樣貌有幾分酷似心界的第一王妃顏心娘嗎?可是第一王妃的容顏,這仙界、靈界和人界有誰見過,王上你怎么糊涂至此呢?想那晴陽·媚娘水性楊花,不知道勾引了多少男人,我那可憐的師弟被他耍的團團轉,王上你難道就沒有看清那狐媚子的本性嗎?哼,我看這個四公主跟她的娘親一樣,也是個狐媚子,不知道在暗中耍了什么樣兒的手段來蠱惑王上!只要王上不立后,這個四公主就可以永遠享受著她娘親給她帶來的殊榮!暫管后宮算什么?哼,我瓏玢要的是后位!總有一天,我這身為王者之香的蘭花——瓏玢會母儀靈界,成為這沁緣王國名正言順的女主人的!
  
  沁緣王望著春妃那憤憤遠去的身影,嘴角微微上翹,冷酷意味十足,一雙清眸更是隱含譏誚。瓏玢,那些虛榮對你就如此地重要?想前地尊還健在時,朕迎娶你為春妃。那時候的你,蘭馨暗藏,是多么的端莊賢淑,就似你的靈淵深谷幽蘭一般,安身于林深草密之處,展青枝翠葉,承朝露恩澤,綻清雅花枝,幽幽散布于周遭,不求顯山露水。朕,要的便是你那無人亦芳的氣度……可是,為什么自從朕迎娶晴陽·媚娘為王后的那一刻起,你就逐漸變得冷酷尖銳,失去了那份從容和優雅呢?你可是在為你的師弟岕鐸抱不平?可是這命盤里注定他岕鐸得不到晴陽·媚娘!哼,你既然來到靈界,做了朕的女人,就最好乖乖聽話!否則,朕會不客氣的……最好打消你那非分之想!在朕的眼中,沁緣王后永遠是晴陽·媚娘,而你瓏玢,永遠只是四妃之一——春妃!
  
  <span style=






上一篇:沒有了    下一篇:沒有了

Copyright ©2020    傾訴文章網 All Right Reserved.

技術支持:自助建站 | 領地網站建設 |短信接口 |燕窩 版權所有 © 2005-2020 lingw.net.粵ICP備16125321號 -5



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互聯網,站內資源均歸原作者所有,且言論與本站立場無關。如您發現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,我們將第一時間作處理!
站長:QQ:810988818 | 副站長: QQ: 592837074 | 工商備案信息: 湘ICP 備10025680號-1
關于本站聯系客服廣告機會友情鏈接訪客幫助 編輯后臺
文學交流群:88893095(申請請說明)客服:點擊這里聯系站長

w66利来官网登录 - 利来w66平台注册登录